2020年我国秸秆综合利用率力争实现85%

2018-06-22 10:46:31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字号:

农作物秸秆是一种重要的生物质资源,我国每年可生产秸秆9亿多吨。但是每当进入麦收时节,很多农民都是选择将其作为废弃物抛弃,甚至是一把火烧掉,省时省力,可是这样会造成环境污染。事实上,秸秆只要利用好,不仅可以解决环境问题,还可以增加收入。

近年来,我国秸秆坚持农用为主、多元利用,在秸秆资源化利用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能源生态处处长陈彦宾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截至2016年底,全国主要农作物秸秆产生量9.84亿吨,可收集资源量8.24亿吨,已利用量6.72亿吨,综合利用率达到81.68%。秸秆肥料化、饲料化、能源化、基料化、原料化利用比例分别为47.20%、17.99%、11.79%、2.23%、2.47%,基本形成了肥料化利用为主,饲料化、燃料化稳步推进,基料化、原料化为辅的综合利用格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陈彦宾表示,“2017年,全国秸秆综合利用率超82%。下一步,我们将持续发力推动秸秆综合利用工作,力争到2020年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

143个试点县秸秆综合利用率均提高5个百分点

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成绩,具体做了哪些工作呢?

一是强化试点示范。陈彦宾介绍,“截至目前,全国共建设试点县143个,各试点县秸秆综合利用率均提高5个百分点或达到90%以上,秸秆处理技术模式初步构建,区域秸秆处理能力得到显著提升。”

二是强化规划引领。陈彦宾解释说,2016年,原农业部配合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了《关于编制十三五秸秆综合利用实施方案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明确“十三五”秸秆综合利用发展目标、基本原则、主要任务、重点领域和保障措施,鼓励各地强化顶层设计,编制总体实施方案,不断提高秸秆高值化、产业化利用水平。同时,原农业部还专门印发了《全国农产品加工业与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开展秸秆梯次加工和全值高值利用,建立副产物综合利用技术体系,研制一批高技术、新产品、新设备,促进综合利用企业与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有机结合,调整种养业主体生产方式,使秸秆等副产物更加符合循环利用要求和加工标准。

三是强化技术支撑。陈彦宾具体解释,一方面,原农业部积极搭建科技创新平台,在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内增设秸秆综合利用科学家岗位,加大科技攻关力度,形成“集团军”式的研发模式。另一方面,积极推动技术对接。

对此,陈彦宾表示,“在各方联合攻关下,秸秆直接还田、饲料化利用、秸秆沼气发酵、能源燃料、基质化利用等方面技术均取得了较大突破,系统解决了秸秆还田问题、秸秆清洁供暖问题、秸秆循环利用等方面问题。”

四是强化模式推广。2016年,原农业部组织遴选了秸秆“五料化”利用19项技术,进行推介发布,为秸秆综合利用技术推广和知识普及提供指导。2017年,农业农村部印发了《区域农作物秸秆处理利用技术导则》,指导各地科学谋划和布局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发展,促进提升秸秆利用区域统筹水平。同时,组织专家专门进行研究梳理,发布了秸秆农用十大模式、全国农产品及加工副产物综合利用典型模式。

在陈彦宾看来,“各地在推进秸秆综合利用过程中,也总结提炼了一批可持续、可复制推广的整县推进模式和产业发展模式,推动了政府、企业、农民三者利益的有机结合。”

五是强化政策扶持。原农业部办公厅与财政部办公厅联合印发了《2018-2020年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指导意见》,2017年共安排秸秆粉碎还田机、捡拾打捆机购置补贴资金4.57亿元,支持秸秆还田离田工作。

据陈彦宾介绍,“除了国家层面的政策扶持外,各地也不断加大配套政策的创设力度。”比如,江苏省对全省秸秆还田实行平均20元/亩的普惠性补贴,对秸秆离田作业、收储利用设备购置、收储站点建设等方面给予专门性的补助,推动秸秆还田、离田产业化发展。四川省人民政府出台了《四川省支持推进秸秆综合利用政策措施》,从财政、税收、金融、土地、电力、科技等六个方面,出台了14条优惠政策,促进秸秆综合利用水平不断提高。

2020年实现85%以上目标

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原农业部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印发编制“十三五”秸秆综合利用实施方案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在全国建立较完善的秸秆还田、收集、储存、运输社会化服务体系,基本形成布局合理、多元利用、可持续运行的综合利用格局,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

对此,陈彦宾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我们将依托中央财政秸秆综合利用试点补助资金项目,以县为单元,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支持秸秆综合利用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持续发力推动秸秆综合利用工作,力争到2020年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

而如何能够达到这一目标,陈彦宾表示要从以下四个方面发力:

——聚焦三大方向,着力提升秸秆农用水平。继续坚持秸秆肥料化、饲料化和燃料化“三大利用方向”,推广秸-饲-肥、秸-菌-肥、秸-能-肥等循环利用技术,不断提升秸秆农用水平。

——夯实发展基础,着力提升秸秆收储运专业化水平。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和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方式,加快培育秸秆收储运社会化服务组织,建设秸秆储存规范化场所,配备秸秆收储运专业化装备,建立县域范围全覆盖的收储网络,形成商品化秸秆收储和供应能力。

——强化政策配套,着力提升秸秆市场化利用水平。进一步强化用地、用电、信贷、税收等优惠政策落地,加大关键政策创设力度,建立政府引导、市场主体、多方参与的产业化发展机制,培育一批可市场化运行的经营主体,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推动秸秆综合利用产业结构优化和提质增效。

——加强科技创新,着力提升秸秆利用标准化水平。发挥科技支撑的作用,围绕秸秆五料化利用领域,熟化一批新技术、新工艺和新装备,形成从农作物品种、种植、收获、秸秆还田、收储到“五料化”利用等全链条、全过程的技术规范和装备标准,提高秸秆综合利用的标准化水平。(侯燕纯 白雪)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