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破全球纪录 总数超百万:世界桥梁还看中国

2018-07-06 10:31:44来源:海外网
字号:

  图为位于贵州省的毕都高速北盘江大桥。  (贵州省交通运输厅供图)

  图为平潭海峡跨海大桥大规模海上桥墩群施工现场。  林 平摄(中国铁建大桥局供图)

  南通沪通长江大桥天生港航道桥。世界最大跨度公铁两用钢拱桥,该桥采用主跨336米刚性梁柔性拱桥结构。图为美丽夕阳中的沪通长江大桥天生港航道桥。许丛军摄(人民视觉)

  武汉青山长江大桥。拥有世界最高A型桥塔,南岸主塔高271.5米,相当于约100层楼房的高度。图为4月10日,该桥南岸主塔成功封顶。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贵州罗甸大小井特大桥。世界最大跨径上承式钢管混凝土拱桥,该桥主跨450米,全长1.5公里,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关键性工程。图为6月30日,贵州省罗甸县拍摄的大小井特大桥合龙现场。刘朝富摄(新华社发)

桥梁,自古就是重要的文化符号,山河之间,一座座大桥使道路变得通畅平坦,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

  如今,中国桥梁已完成了从古典到现代的精彩转身。桥梁不仅代表着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最高水平,也成为展示中国改革开放巨大成就和综合国力的重要符号。

  专家表示,中国桥梁建设技术总体上进入国际先进水平,一座座世界级桥梁相继落成,让中国从桥梁大国迈向桥梁强国。

  架起百姓的“梦想桥”

  在400余米深的贵州清水河河谷上,清水河大桥一端连着开阳县,一端连着瓮安县,是世界第二高桥。大桥主跨1130米,但就是这一公里多的距离,一直是两岸人民心头解不开的愁。

  过去,瓮安县建中镇村民要到一水之隔的开阳县,只能顺着山路往下走一两个小时,到达河谷后搭乘渡船才能过河。如今,两岸通行仅需几分钟。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隔山喊得应,见面要半天”。历史上,高山峡谷、大江大河阻隔了贵州与外界的交流,也阻碍了贵州交通的发展。致富要修路,修路必修桥,近年来,贵州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迅猛发展。截至去年底,贵州已经建成公路桥梁21509座,其中农村公路桥梁8971座,几乎包揽当今世界全部桥型,被誉为“桥梁博物馆”。

  有统计显示,世界上著名的100座公路大桥中,贵州占了40座,其中9座世界级特大桥梁。贵州桥不仅是构筑物,更成为一处处旅游景观,一座座桥梁,成为连接全省493万农村贫困人口的民生桥、产业桥、致富桥。

  据贵州省交通运输厅规划处工作人员介绍,贵州正积极培育桥旅新业态,依托桥梁资源,开展沿线特色主题服务区,发展“黔通途”APP等交通大数据,提升交通旅游出行信息服务水平。

  放眼中国,从东部沿海到西藏高原,从冰封北国到旖旎南疆,遍布着大大小小桥梁。如今,中国公路桥梁数量已超过80万座,铁路桥梁数量超过20万座,高铁桥梁累积长度超过1万公里,成为世界第一桥梁大国。

  中国桥梁的黄金时代

  中国桥梁跨过山谷和大海,将各地紧密连接在一起。跨江、跨河等大跨度桥梁的建设正成为桥梁工程的发展主流,同时中国开始了跨海工程建设,先后建成了东海、杭州湾、胶州湾和舟山连岛等10多个跨海大桥工程。

  跨越珠江口、飞越伶仃洋,港珠澳大桥屹立在中国南海。这是当今世界上里程最长,施工难度最大的大桥之一,全长55公里,桥梁主体工程全长约29.6公里,被称为“世纪工程”。

  其实,中国自古就有丰富的桥梁建设经验。早在商周时期,就已出现石梁桥、石拱桥、浮桥等桥型,3000年前,索桥就已经出现。隋朝李春主持修建的赵州桥享誉世界,其排洪技术在大约800年后才出现在欧洲。

  然而,当西方国家开始现代桥梁建设时,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却停滞了,桥梁建设也开始衰落,只有茅以升等中国工程师主持设计并监造了钱塘江大桥。直到新中国成立,中国现代化桥梁建设才获得了新生。

  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从此“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成为新中国国家建设的重要标志。

  改革开放后,中国桥梁建设迎来了黄金时代。

  1988年,上海南浦大桥动工建设,中国实现了从建造200多米跨度的斜拉桥向建造主跨423米的组合梁斜拉桥的突破;1993年,上海自行设计、施工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跨度的斜拉桥杨浦大桥,主跨达602米;1999年,中国第一座超千米(主跨1385米)的悬索桥江阴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从百米级到千米级,中国正以令世人惊叹的规模和速度迈向世界桥梁强国之列。

  “中国桥梁在古代基本上保持了领先水平,近代虽然建桥技术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但在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奋起直追,用60多年的时间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 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学院长大桥建养工程研发中心主任雷俊卿教授说。

  全球建桥水平“先行者”

  夏有台风,冬有季风,一年刮6级以上大风的日子达到330天。福建平潭海峡,是与百慕大、好望角齐名的世界三大风口海域,被称为“建桥禁区”。

  在这里,福平铁路平潭海峡特大桥正在建设中。

  “我一辈子都和桥打交道,之前虽然也对工程情况有初步了解,但来到现场一看,还是被震惊到了!”中国铁建大桥局副总经理兼福平铁路项目经理纪尊众介绍,这座桥从工程本身看似难度不大,但是平潭海峡风大、水文复杂、地质条件特殊,大规模的海上桥墩群施工,使其成为目前世界上施工难度最大的跨海公铁两用大桥之一。

  施工海域最大水深42米,最大潮差7.0米,最大浪高2.71米,一个浪涌上来,甚至会将钢缆扯断。怎么建?中铁大桥局集团和中国铁建大桥局的建设者们“吃技术饭,打设备仗”,自主研发了埋植式钢混组合海上平台、双孔连做造桥机、大直径(4.5米)钻孔桩、斜拉桥边跨的整孔吊装技术,在海床裸岩上安装大型海上施工平台,这些技术都属于国内首创,国际领先。

  这样的创新设计和建造技术在中国桥梁行业算是“家常便饭”。在世界桥梁业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世界桥梁建设20世纪70年代以前看欧美,90年代看日本,21世纪看中国。在世界排前10名的长大跨梁桥、拱桥、斜拉桥、悬索桥中,中国都各自占据了一半的数量。

  ——云贵两省交界处,北盘江特大桥高空耸立,桥面到谷底垂直高度565米,成为目前世界第一高桥;

  ——重庆朝天门大桥, 主跨为552米,成为世界最长的钢桁架拱桥;

  ——江苏南通,在建的主跨1092米的沪通长江大桥,再度刷新世界公铁两用斜拉桥跨度纪录;

  ——湖北武汉,在建的主跨1700米的杨泗港长江大桥一跨过江,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公路悬索桥;

  “就建桥水平来说,中国目前绝对是全球的‘先行者’,世界上所有有难度、创纪录的桥梁,大部分由中国建造。”雷俊卿向记者介绍说,桥梁高度和跨度是衡量一座桥梁建设技术的重要指标,中国在特大跨度桥梁建造技术、跨海峡长桥建设以及深水桥梁基础建设等方面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立得住叫得响的中国名片

  中国桥梁不只在国内开花,也在进军海外,将最先进的造桥技术延伸到全球各地,让更多国家和地区受惠。

  近年来,中国桥梁以国际竞标、国内投资带资修建、商务援助、援建等多种模式,一步一步走向世界。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马来西亚槟城二桥、孟加拉国帕德玛大桥、塞尔维亚泽蒙—博尔察大桥、巴拿马运河三桥、美国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大桥等“中国桥梁”,正成为世界建筑舞台上立得住、叫得响的中国制造名片。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桥梁建设者们也在不断学习,总结经验。如何同时保证中国桥的“高速度”和“高质量”,成为中国建设者们面临的挑战。

  “中国桥梁技术虽然在这几十年内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某些方面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差距。”雷俊卿说,比如,中国桥梁设计的精细化、施工技术工业化程度还不够高,桥梁在新结构和高性能材料的研究和应用上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桥梁信息化BIM技术和自编软件市场化水平仍然较低。

  如何加强桥梁技术创新,让中国桥梁更好地走向世界?雷俊卿建议,要促进桥梁项目设计和管理软件的开发和应用,加强桥梁基础科学的试验研究,建立科学的工程项目管理体系,同时还要加快国际桥梁工程标准规范的信息与市场网络建设,与国外机构建立固定的标准规范信息交换制度,使我们在充分了解国际市场的同时,也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认可。

  中铁大桥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自明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桥梁实现了从追赶到跨越的梦想,今天我们正在以智能化、信息化手段进一步拓展桥梁建造技术,适应国际市场的规则,按市场规律办事。使得我们的桥梁建造技术能够满足国内外的重大需求,实现持续不断的跨越。(王 萌)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8年07月06日  第 10 版)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