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华山 野性凌厉间也有一颗柔媚纯美的心

2018-10-11 09:54:32来源:海外网
字号:

一座座群山构成了中国版图上的一道道脊梁,绵延跌宕在华夏大地上。每座山都形象鲜明、姿态各异,让人痴迷。人的一生,总会爬很多山,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有些山似倾国佳人,姿容绝尘,遗世独立,它的存在,就是一种天然的魅惑,吸引着你,召唤着你。只要一听到它的名字,就让人心生向往,忍不住亲近。

但华山,却像一个乡间野性泼辣女子,孤傲矗立在那里,俯瞰着你,让你胆寒心惊,步步生疑。可她又偏偏胸怀天然大气,粗犷豪气得让人欲罢不能,不舍离去。

站在山脚仰望华山,山体巍峨连绵,似条条苍龙静卧大地。山上白绿相间,绿的是树,白的是石,没有丝毫铺排布局,倒也随意自然。悬崖峭壁,光滑平整的像巨人用利斧把山直直劈做两半,走近细看,仿佛还有劈下来时狠厉的气息。

也曾看过其他名山大川,它们把白云当做头花,把溪水当做裙带,花红柳绿,清泉潺潺,仿佛画上的古典美女。华山头顶,白云却是东一丝西一缕,懒懒散散。我想,她定是将云做了头巾,随意裹在山间,添了更多的英武之气。

坐着索道上北峰,山脊山谷在脚下极速狂飙,草木苍翠,闪电般后跑,恍若条条苍龙从长眠中醒来,精神抖擞,奔腾向南。

到达北峰,继续上爬。整个山体绝大多数是花岗岩组成。花岗岩是由地下岩浆直接喷涌出地表,逐渐冷却凝固而成,质地坚硬无比。但就在这贫瘠坚硬的山体上,灌木、草木、松槐等众多植物竟生长得十分茂密。他们依仗着少量的风化岩、单薄的土层,长在岩石缝里、石皮上,苍翠蓬勃,与自然抗争,变换姿态,争取着风雨光热,展现了生命高贵顽强的奇迹。

沿着陡峭逼仄的石阶继续上行,窄窄的山石台阶两旁就是笔直的崖壁,很多人下台阶时两股战战,我也毫不体面地放弃了直立行走,用手做前肢,回到人类最早的行走姿势,缓缓攀援而上。就这样,我用手丈量华山,感觉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大自然就是如此,我们自以为高贵聪明带着征服欲,那它也就设立防线冰冷坚硬与我们相悖相离,而一旦我们低下身姿内心平和,它也就温柔地与我们低低细语。

到达山顶,树更加挺拔苍翠,高大笔直,它们不卑不亢地站在山头,接受风雨的洗礼。山风在树梢间往来穿梭,树叶聚集在一起,过滤掉了山风的凌厉。风拂上游人的双颊,让人感觉如置清凉的山泉里,每个毛孔都感受到了凉爽和舒适。

坐在林里,枝叶间偶尔传来一两声鸟啼,与细细密密的风混杂在一起,让人感觉似坐在音乐厅,聆听着一场顶级音乐家们的演奏。以天为顶,以地为席,我们不需正襟危坐,可以随意调整姿势,听到的乐曲,却能洗涤尘心。

华山,一路苍翠,很少披红挂粉,色泽美艳。但就在下山时,我看到许多素淡的小花,粉色或者白色,摇摆在山崖间。这样的花,悄悄铺排在山间,让华山少了威严凝重,化身朴实清新的女子,野性凌厉间也有一颗柔媚纯美的心。

我留恋这场美丽的邂逅,不舍离去。离开华山时,忍不住回头张望,华山依旧冷冷站在那里,头顶蓝天,睥睨大地……(冯 燕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10月10日   第 12 版)

原标题:野性华山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