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书院:“变身”成书院的精神养老中心

2018-10-17 10:12:36来源:海外网
字号:

老人在大爱书院上文化课

大爱书院里的老人正在唱歌 

驱车从京哈高速香河东出口右转200米,绿树掩映下,便是“大爱书院”。听名字,大爱书院似乎是所学堂,而它实际上是一所养老中心。在这里,61位老人在书院养老的模式下享受着自己的晚年生活。

自2017年3月,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以来,“精神养老”被提上议程,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和精神状况成为养老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又是一年重阳节,如何让老人健康快乐、更有尊严地活着?大爱书院也许提供了另一种答案。

“变身”书院的养老中心

走进“大爱书院”,只见老人们三两聚在一起喝茶、下棋、聊天……这里的老人平均年龄高达81岁,最高龄的有96岁。书院的大厅里展示着日常文娱活动安排,上午:太极柔力球、钢琴教学,下午:手工制作、交际舞、瑜伽训练,晚上:健身、游泳、棋牌……此外,还有书法、绘画、园艺、花艺、摄影、葡萄酒品鉴等上百种课程。正是这些课程吸引了老人们的参与,丰富了他们的精神生活。

今年70岁的王克信是大爱书院的“明星奶奶”,爱好唱歌、跳舞。在书院,她一共选了10门课程,“住在这里,每天课程安排得满满的,除了学就是玩,非常充实和享受。”

除了文化课程,大爱书院还定期举办音乐会、话剧、京剧、演唱会等文化演出,还为长者量身定制游学活动。这个月,王克信便要跟着书院一同前去宁波市溪口游学。

在7000平方米的大爱书院中心会所,设有藏书室、棋牌室、茶艺室、手工教室、花艺教室、健身房、游泳池……书院里的一切设施都是适老化设计,比如梳妆琉璃台、洗手间挂钩、冰箱、门把手等设备的高度。为了防止老人磕碰受伤,桌椅边角等坚硬处都装有泡沫防撞条。每隔不远,便设有桌椅和茶水,让老人能够随时停下脚步歇息。

声乐室里,传来欢乐的歌声。只见老人们站成一排,在声乐老师的手势指挥下,认真又高兴地唱起了《我的祖国》,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也笑得格外香甜。一不留神,他没跟上节拍,一个人落了尾,引得满堂大笑。

“从养老服务体系上看,老年人的需求分为不同阶段,其中,精神文化对于老年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尤其对于活力老人,或低龄老人(60-69岁)来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关系到老年人能否构建和保持良好的社会关系,关系到老年人学习、成长和自我决定的能力,是健康老龄化的重要方面。”陆杰华说。

老有所养更要有为

第一次在大爱书院见到87岁的张忠仁老人时,他正在摆弄手里的新疆舞帽。“你们好,快进来。”张老笑着冲我们招手,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这是张忠仁入住大爱书院的第2个月。“原本不想进养老院,我单位的居家养老条件挺好的,子女也都在北京,何必跑到这里来呢?”张忠仁说。直到今年3月,他受邀参加了一次大爱书院的活动,便决定选择住到这里。

“这儿的环境不错,物质生活条件能够得到满足,并且还能满足精神需求,这点非常重要。”张忠仁最看重大爱书院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他选择了舞蹈、声乐、文学等多门课程。

张忠仁退休后制定过一个“30年学习规划”。第一个10年,学习书画、篮球和交谊舞;第二个10年,钻研文学,出版了《岁月留痕》散文集。如今已步入第三个10年的尾声,他在钻研中国古典诗词,每有心得便为书院里的老人们讲解。虽然已是耄耋之年,张忠仁仍旧能熟练使用电脑做幻灯片,对技术的运用程度不输于一个年轻人。

精神矍铄的张忠仁老人说:“主要还是心态好,这个周末,我要戴上大胡子和帽子跳一出新疆舞。这个舞只有一个老头,老师们不会给我设计特别难的动作,我也可以自由发挥。”谈起新疆舞,张忠仁老人乐呵起来。

“我希望不只是老有所养、老有所学,更要老有所为。自己能真正为老人事业贡献一份力量。”张忠仁老人说,“到大爱书院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里程碑,能将我的晚年生活过得更精彩。”

加快精神养老步伐

“在许多人看来,我还远远没到该去养老院的年纪,毕竟刚70岁。这的确有些颠覆传统的养老观念。可熬日子和享受晚年有本质的区别。我希望能换一种生活方式,提高精神生活。”王克信说。

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的比重和速度加快,对养老事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养老,不再局限于简单的“老有所养”,《规划》中提出,要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发展老年教育,繁荣老年文化,加强老年人精神关爱。

这也对养老行业提出了新的挑战,养老机构、养老设施的需求与日俱增。大爱书院正是基于长者的精神与物质需求所建造的书院式养老中心,但它并不局限于此。作为大爱城全龄层、全配套亲情健康社区中的核心组成部分,大爱书院不仅让长者得到精神颐养,还使他们能享有全生命周期、专业科学护理的养老服务,在大爱城社区内共享医疗、养生、生态农场等资源

大爱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李大彦说:“精神养老需要孝心、细心,让老人有精神寄托。养老不是目的,健康快乐生活才是根本。所以,精神养老需要大爱之心。我们‘大爱城’的宗旨是‘爱就是生活,生活就是爱’。”

李大彦接着说道:“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其实更需要关注。比如有一天我们发现有位老人胃口不好、精神不佳,后来了解到是子女忘了给老人送上生日祝福。注重细节、注重老人的感受,才能做好老年事业,这也正是大爱的体现。”

有一年除夕,李大彦去一所大学看望一位80多岁的老教授,教授的子女都在国外。那一刻,李大彦对空巢老人的孤独印象深刻。

李大彦深有感触地说:“老人最害怕的是什么?我觉得可能是孤独。那么在这样一个书院的模式下,我们希望通过老人们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需求,把他们组织起来,产生共同的语言,形成一个个社群,让每个老人找到自己的乐。”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郑功成在采访中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精神养老,还需要政策层面将公共资源下沉到社区,靠近老人居住的场所,让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有效实现老年人精神文化层面的提升。(何欣禹/图文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10月17日   第 12 版)

原标题:精神养老需要大爱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