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石化:贴上“VI”标迎接“国六”时代

2019-09-26 09:29:05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今年3月,我买的车就已经用国六汽油了。”8月17日,在中国石化位于洛阳的一座加油站里,洛阳市民张先生正给爱车加油。从国五到国六,油品更清洁了,但张先生却没有感受到油价的提高。

如今,河南省境内中国石化加油站的加油机上已经悄然贴上了“VI”的标志,透亮的油液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往来车辆的油箱里。对于消费者而言一切如常——价格没有波动,机箱无需改造,甚至新旧油类混加也不需要另作处理。

自2001年《车用压燃式发动机排气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颁布,我国正式确立第一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业内简称为“国一”。随后每隔几年,新标准的出台都随之带来了产业的革新,迄今已有近20年。从2019年5月1日起,中国石化洛阳分公司已全部实现生产国六标准汽柴油产品,并在全省境内逐步推广使用。

在中国石化面向全国车主的3万多座加油站,油品的提质看上去风平浪静。然而,大多数车主不知道的是,在加油站的前端,炼油的各个环节,石化人已经为油品的升级付出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努力。

克服难度,双边施工迎“国六”

总浇筑体积1328立方米,施工人员轮班作业连续浇筑14个小时,这项浩大的混凝土浇筑工程,是洛阳石化公司炼油结构调整项目新建年产260万吨渣油加氢装置中的最核心设备——5台渣油加氢反应器基础。

这是整个炼油结构调整项目中最大的设备基础施工,也是渣油加氢装置建设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和“里程碑”。

在1号催化裂化装置改造施工现场,号称“巨无霸”的1250吨履带式塔吊,将总重361吨的再生器取热系统的汽包顺利吊装。

“为了应对国六汽油的升级,这个改造主要是降低催化汽油的烯烃含量,目前投用后能满足国六汽油b的标准。”洛阳石化炼油一部工艺工程师张明申说,“双边施工风险非常高,改造内容多检修工期紧,技术员和施工队伍每天都要碰头对第二天工作进行安排及风险分析。”

为此,炼油一部专门成立了双边施工小组来负责,并将每项作业都上报给安全处,严格管控施工过程。

今年7月改造完成投入生产的这个项目,堪称洛阳石化炼油结构调整项目的龙头。炼油一部设备工程师杜焜介绍说,改造后,装置重油年加工能力将由140万吨提升到180万吨,而且催化汽油产品将更加清洁,液化气产率将提高。

克服生产难度,加快作业施工,在所有基建人员加班加点的工作中,洛阳石化迎来了“国六”时代。

二十三个指标见证油品升级

检测计量中心的展览柜里摆放着十几瓶颜色各异的柴汽油样本,记录了各个阶段的油品状态。从左至右,液体的外观从浑浊漆黑到泛着微黄,色泽逐渐澄净透明起来。

“我的工作正好赶在国家快速发展时期。”1993年便来到检测计量中心工作的李玉萍,见证了机器和技术的更新,也近距离接触了从“国一”到“国六”的各项变迁。

从原油到成品油,在检测过程中要经过23个指标。在26年的检验生涯里,她上班的每一天都要面对着各式各样的仪器和样品油。而从“国五”到“国六”,随着排放标准的日渐严苛,更高精尖的仪器和更迅捷的操作方式也不断引入。

对李玉萍们来说,不仅学习新技术的步伐加快了,品质把关能力也需要提升。数值越低,相应的精细度越高,“比如一开始硫含量是1000ppm,现在降到10ppm。这对我们工作操作要求变高了。”

“国家对环保的重视推动了油品的升级。”水涨船高,油品质量升级也推动了分析技术的进步和方法的更新。现在不仅检测结果更加准确可靠,检验过程也更快捷。“升级到‘国六’以后,完成对一个样品的检验,从原来的1个小时到只需要15分钟了。”

李爱萍介绍,这次升级到“国六”,我国油品的质量基本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空气质量会得到改善。职工王咚亮对此感同身受:“以前来上班,车停一天后,会附着一层颗粒,现在没有了,冬天雾霾明显减少。”

“超级大脑” 使石化企业更加智能

作为一家特大型炼化企业,洛阳石化承担着重要的生产使命,为配合大气污染防治和质量升级的需要,始终走在“国六”大潮的前列。其中,智能化的发展战略功不可没。

在投入使用不久的中心控制室内,200个操作站台、百余台双液晶显示屏整齐地排列着,密密麻麻的数字在屏幕上跳动。

这个接近标准足球场大小的中控区相当于一个“超级大脑”,通过5万余个测点实时反馈着4万平方米厂区里的每一个细枝末节。数据一旦出现异常,第一时间便能得到处理。

正是这一系列智能制造技术的应用,使企业实现了重点装置控制率达到100%、重点环境排放点100%实时监控与分析预警等“大跨步”,成为了迈向“国六”时代的有力后盾。

在信息中心信息技术主任赵建忠看来,企业信息数字化是智能转型的重要基础。“我们企业已经先后投入超过2亿元,完成针对企业信息化基础和相关信息系统的建设和覆盖。”

为钢铁加上“神经末梢”,为工厂安装“超级大脑”……智能化的发展战略,引领洛阳石化走向“国六”时代。

获益最大的是地球

对炼油三部硫化内操工人冉炜波来说,从“国五”到“国六”,最大感受就是工作强度的增加。

“油品升级以后,对于硫含量要求更低,更多的硫会脱出来,到了我的岗位以后会处理更多的硫。对于生产装置来说,处理负荷增加,我们人员调整就更困难、更频繁,人员工作量会增加。”冉炜波说。

13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没变,可工作强度增加了不少。他笑着对记者说,“以前我们下班可能还活蹦乱跳,现在就直接呼呼大睡了。”

在他看来,从国五到国六,得到最大利益的不是厂子也不是职工,而是人类和地球环境。“油品升级排放量降低,地球的环境会更好,但是对于厂子,它是增加了成本,对于工作人员是增加了强度,但地球得到了好处。”(张婉莹 张唯 刘瀚洲 吴雪)

(原标题:洛阳石化:迎接“国六”时代

责编:林佩瑶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