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古村落来了新乡贤

2019-10-15 09:12:55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叶丹奇书法草稿作为遮阳装饰。姚雪琛/摄

丰乐草堂一角。

全新玻璃盖木质分层晾晒装备。

清溪涵月。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李怡/摄

丰乐河畔的西溪南,始建于唐,鼎盛于明清。明代才子祝枝山在此留下《溪南八景诗》,清初画家石涛则依据诗的意境作《溪南八景图册》,传为佳话。

如今,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镇距离高铁黄山北站仅10多分钟车程。老屋阁、绿绕亭,秀美风物可触可及。移居西溪南,过客亦可成归人。听他们的故事,仿佛古村落来了新乡贤。

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中街的青砖黑瓦不算少,“丰乐草堂”不难找,看到门前汪洋恣肆的狂草,这一户准没错。草书作品出自堂主叶丹奇。“先生喜欢书法,坚持了40年。”女主人孙斐斐说。她笑言自己是堂主助理,“书法是我家的特色”。前些天,演员王姬寻街上的书法前来参观,当时刚吃完午饭,都很惊喜,大家在草堂畅谈一下午。

这座原址古民居建筑曾是徽商吴天行大宅的组成部分,叶丹奇介绍,门楼是明代的,里面木结构是清朝商人重建的。不过,“我们刚来的时候,那不能看,什么都是败落的样子”。黄山市“百村千幢”保护利用工程让叶家夫妇与古民居结缘,“2009年开始,和太太着手维修丰乐草堂,也没有请专业设计师,我们自己设计。”就这样,他们从深圳办理提前退休,选择西溪南安放乡愁,还陆续带动了一批外地朋友前来。

叶家夫妇是老徽州人,谈及董其昌、吴廷、《余清斋法帖》……这些西溪南村深厚的书画渊源,如数家珍。草堂的整体设计上,随处可见主人的文化底蕴和书画元素——喝茶谈话的地方,题作“奇峰阁”,化用石涛的诗句“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包含堂主姓名的“奇”字。再比如,用叶丹奇书法草稿作为遮阳装饰,慵懒的阳光透过纸墨,别有一番雅趣。更不用说,一楼堂屋、二楼回廊,变化花样陈列许多书画艺术家的作品,其中不少创作灵感因西溪南而起。

“对徽州文化有自己的理解,在国内外跑的地方也比较多。回到家乡,希望丰乐草堂能中西合璧,体现文化品位、艺术气质。”叶丹奇说。儿时在上海的成长经历,则让孙斐斐对老上海家居风格情有独钟,“老五斗柜比较温馨,让人感觉是家”。按照“家”的想法布置这座古民居——把钢琴搬进老宅,青年钢琴家袁芳到访练琴,天井的效果好似大音箱;旅游看到有意思的物件也琢磨回到老宅怎么布置,于是楼梯贴上西文旧报纸,营造吧台氛围;古色古香的长条桌专用于同好一起切磋书画技艺;三楼三面朝竹林的书法工作室,叶老师每日例行关门临帖,家人自觉不打扰。老砖院落可以搞聚会,屋后有小菜地,还有一间冬日炉桌小酒吧……

“我们原来的模式是只对艺术家开放,搞一些圈内笔会。”今年开始对外营业,夫妇俩的退休生活更丰富了。子女赶紧表示,“不要把我的房间对外!”有时需要提醒客人不要乱丢烟头,多少会心疼。叶家夫妇期待有生活品质、文化修养的客人来聊聊天,一屋子的精致提供的是一个交流场所,而非简单拍照打卡地。

叶丹奇觉得草堂应该具有推广徽州文化的功能,打造“艺术之乡、文人墨客的聚集地”。对他们来说,打理丰乐草堂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同时对社会作点贡献。“来客不仅为了黄山,也对徽州文化有所了解,这就是我们做的工作”。

在正确的道路上散步

“清溪涵月·乡绅别院”的名称,源于祝枝山《溪南八景诗》之一《清溪涵月》。杜乡绅的妻子余淮觉得,“清溪涵月”自然空灵,“符合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想象”。记者到访的时候,乡绅去村里了。乡绅本名杜春平,企业退休高管。现在,他是西溪南的“杜乡绅”,他喜欢这个称呼。

中央游泳池、8栋徽式连排别墅,还有恬然的农园、牧场,现代化与返璞归真在乡绅别院相处得亲密无间,铺展令人向往的田园“慢生活”。

城市节奏争分夺秒,2011年,在深圳高科技行业工作20多年的杜乡绅夫妇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古民居保护政策的契机,使得原籍安徽淮南、曾是中学同窗的乡绅夫妇来到黄山,他们花费一年修缮西溪南的一处老宅院,取名“悠然居”,遂悠然地居住下来。2013年,镇里找到杜乡绅夫妇商量有没有办法搞活烂尾楼。经过重新规划,“放在那里有点像废墟”的地方变成“清溪涵月”。“清溪涵月”门前有座“先义后利”亭,“出发点没有把它当商业项目”,杜乡绅夫妇想在此践行“自然、自律、自在”的乡绅理念。

乡绅理念也是“清溪涵月”的一个景观。园区大门立着块“乡绅公约”,劝诫人们不抽烟、适度饮酒、不大声喧哗、不浪费食物和水电资源,“做环保先锋、文明使者”。路边草地上点缀着杜乡绅的所思所感——“在正确的道路上散步”“与其抱怨社会,不如做好自己”“人生天地间,各自有禀赋”……

“我们俩分工,园子里的花花草草由我打理,农业全归他管。”余淮说。从“松鼠餐厅”向外看去,一边是花草、庭院、泳池的现代社区,另一边是“自然农园”“咕咕家园”“四季暖房”“咩咩牧场”。生态农园产出的有机食材供给“松鼠餐厅”,多余部分进行加工,产出了诸如“杜乡绅大米”、委托当地酒厂依照传统方式酿造的“杜乡绅白酒”。“松鼠餐厅”也确实和松鼠有关,有一年松鼠妈妈跑到餐厅搭窝,房梁上降生可爱的小松鼠。乡绅夫妇把松鼠放归自然,小动物则“留名”餐厅,松鼠造型成为乡绅别院的吉祥物。

杜乡绅从村里回来。他告诉记者,正看一本《德国被动房设计和施工指南》。“现学一个再投入看效果怎么样”,杜乡绅表示当下的小目标是试验被动房,“要专门拿出房子来做节能建筑”。乡绅的计划分阶段推进——春天,忙农田的事多一些。三伏天,自学古琴,3个多月自学就能弹奏完整首曲子,“聚焦在自己能做的事情上,天天研究,没有什么做不好的。”在杜乡绅看来,城市的很多人精力发散了。在西溪南,“春种秋收,掌握一种技术,都充满了喜悦。”甚至修车师傅因为乡绅的劝解戒了烟,也让他由衷的快乐。

以前从事高科技产品开发,到了西溪南,杜乡绅“转战”乡绅农园开发“可持续发展”产品。过去常年在室外晾晒的豇豆、干菜,换上了全新玻璃盖木质分层装备,“这些都是我设计的,没有灰尘,下雨也不怕”。太阳能污水处理装置也是杜乡绅的得意之作,“太阳能板斜面作为雨水收集器,地下的大桶收集雨水灌溉土壤。”

土壤改良方面,杜乡绅颇有体会。他不但找来全国高等农林院校教材《农业生态学》学理论,还邀请日本农业专家来“清溪涵月”做工作坊,更直接到农园实践堆肥,专业器材测量肥料温度。堆肥槽没有异味,“豆萁粉碎加适当的水分,微生物起反应。像是鸡蛋壳、山芋皮等厨余垃圾也可堆肥”,它们是生态农园最好的营养。杜乡绅夫妇关心全球气候变化,“要求别人,很难做到;从自己做起,做出好的东西是基础。”村民看见了,潜移默化受影响,有的不再焚烧秸秆,有的不再用电打鱼。“乡绅就是要立足一个地方,持续贡献正能量。”杜乡绅说。

老堂前,新客厅

2016年,西溪南创意小镇以“古村旅游+文创产业”启动复合旅游,目前已吸引社会资本约1.3亿元,引进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各类创意人才73位。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在2018年发布的《特色小镇蓝皮书》指出,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在于“不以牺牲农业、生态和环境为代价”“以城乡统筹、生态宜居、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而特色小镇的影响力“通过文化对各种要素和利益相关者的凝聚实现”。

今年7月28日,西溪南村入选文化和旅游部第一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单。国庆长假的第二天,据徽州区文旅体局统计,西溪南民宿入住率超过九成。“徽州老堂前,黄山新客厅”,城市新乡贤来到西溪南小镇,古村落焕发新气象。(李怡)

(原标题:西溪南,古村落来了新乡贤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